不能读取jquery

身边人深陷丑闻 韩国法务部长官辞职
2019年10月22日 11:27

  韩国法务部长官曹国10月14日辞职,与家人共同应对司法调查。他就任部长仅35天。

  包括妻子、弟弟在内的曹国多名亲属迄今遭检察机关多次传唤,牵涉伪造入学文件、操纵股价、销毁证据等嫌疑。曹国借助国会听证会、记者会等场合试图澄清,但未能平息质疑。

  妻子惹祸

  曹国获得法务部长提名以后,他的妻女不断被揭底。

  曹国妻子郑敬心本月初受到涉嫌帮助女儿伪造获奖证书、利用她“大学教授”职务便利帮助女儿就读名牌大学。

  韩国媒体质疑曹国女儿2015年申请釜山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的材料有问题。其中一份材料是由东洋大学校长崔胜海颁发的奖项,以表彰曹女在英语教学方面所做社区服务。但崔胜海确认,他从来没有批准这一奖项。

  郑敬心在东洋大学任教,一些人怀疑她走后门为女儿谋得奖项。韩联社报道,郑敬心涉嫌2012年伪造获奖证书,以证明女儿在这所学校的一家英语教学中心义务教学。郑敬心当时分管这一中心。

  检察官搜查东洋大学数间办公室,以确保相关文件不遭人销毁。崔胜海在接受检察官问询后告诉媒体记者,郑敬心要求他谎称自己曾经授权她颁发校长奖。

  《韩国时报》9月初报道,曹女报考釜山大学研究生院时的另外一份申请材料同样成问题。材料中包含她在韩国科学技术院实习三周的证书,但她实际只“现身”两次。而且,这段时期与她赴肯尼亚做志愿者的日期部分重叠。

  曹女接受媒体采访时否认指认:“我没有在父母的帮助下伪造文件或造假(实习)证书。”

  就女儿所获东洋大学奖项一事,曹国试图澄清:“女儿实际是去……为初高中学生教授英语。她参加社区服务并取得证书。”

  曹女申请大学本科时所用材料更令人生疑。她2007年7月至8月在檀国大学医科学院实习两周,2008年12月作为第一作者发表了病理学论文。曹女2010年报考高丽大学本科时在自荐书中提到发表这篇论文的经历,成为她入读那所大学的有利条件。

  曹国解释女儿高中实习期间成为论文主要作者,是因为“女儿英语非常棒,论文主笔教授可能看重她用英文撰写研究和实验结果”。

  不过,韩国医学联合会认定,一名高中生对学术报告作出突出贡献的可能性“为零”。

  检察机关10月3日首次传唤曹妻,讯问她遭受的腐败指认。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说,郑敬心从上午9时开始接受讯问。考虑到她的健康状况,检方把公开传唤改为非公开。

  检方人员说,询问重点是郑敬心是否帮助女儿伪造文件或证书以及是否利用私募基金逃税;调查她是否企图销毁证据,包括更换或隐藏家中和办公室电脑的数据硬盘。

  消息人士告诉韩联社,郑敬心是她家人所受到大部分腐败指认的当事人,并试图销毁证据,检方可能针对她向法院申请逮捕令。这家通讯社解读,是否向郑敬心签发逮捕令将成为调查曹国及其家人的“分水岭”。

  检方9月下旬传唤曹国的儿子,理由是他同样涉嫌使用伪造的实习证明申请研究生。

  曹子现在就读延世大学研究生院。韩联社报道,曹子2017年获得一份实习证明,内容是他2013年就读高中期间在首尔大学公益人权中心实习。曹国那时是首尔大学法学系教授。

  检察机关怀疑,曹子实习4年后拿到的证明涉嫌伪造,意在帮助他向研究生院提出申请。

  部长下台

  曹国曾经出任总统府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8月获得法务部长官提名,9月初正式就任,其间围绕他家人的多桩负面新闻持续发酵。

  检方调查曹国及其家人所涉不端行为嫌疑,突击搜查大学、办公室等数十处地点。8月,检方搜查包括5所大学和私募基金办公室在内的大约20处地点。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9月23日上午搜查曹国位于江南区的住所,取走包括电脑硬盘在内的资料。韩联社报道,这是韩国检察机关首次针对现任法务部长官搜查取证。

  多个在野党一直呼吁曹国放弃部长提名,但他拒绝退出。韩国国会9月6日举行听证会,以确认是否赞同曹国出任法务部长官。曹国否认他本人关联家人所涉的多项不端行为,着力澄清质疑并向公众道歉。

  听证会上,议员们的“火力”集中在郑敬心涉嫌为女儿伪造材料、申请釜山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曹国回应,如果确有其事,那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妻子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曹国10月14日经由电子邮件发布辞职声明,写道:“今天我辞去法务部长官一职……不应该让涉及我家人的问题给总统和政府增加负担。我现在希望放下一切照顾家人,他们正经历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

  《韩国时报》解读,曹国辞职有利于检察机关推进对他本人及其家人的调查,包括扩大调查范围、加快速度,方便检察官同时传唤曹国和郑敬心。

  堂侄受控

  为顺利出任法务部长官,曹国先前与另外两桩丑闻作“切割”,其中一桩涉及私募基金Co-Link。

  曹国36岁的堂侄被视为Co-Link的实际控制人,受到挪用公款、操纵股价、销毁证据等指控,9月7日在仁川国际机场遭逮捕。他此前一个月一直在海外。

  韩联社报道,曹妻和两个孩子2017年7月向Co-Link投资10.5亿韩元(627.6万元真人街机捕鱼币)。在那以前不久,曹国开始出任总统府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

  Co-Link后续把曹国家人投入的资金大部分用于投资一家灯柱开关制造企业。缘于Co-Link的大力扶持和政府大笔订单纷至沓来,那家灯具企业的股票价格后来一路飙升。外界怀疑,郑敬心不当介入投资过程,而曹国则利用职务之便牟利。

  此外,曹国堂侄涉嫌在没有正式注册为企业首席执行官的情况下非法运营Co-Link。Co-Link的企业网站上显示这家公司有3名高管,但不包括曹国堂侄。

  曹国在堂侄遭逮捕后辩称,他和家人不清楚Co-Link所投资的多家企业具体情况以及堂侄在Co-Link中所扮演的角色。曹国要求检方公平、严格调查有关家人的指控,承诺身为法务部长官的他不会干涉。

  为撇清负面新闻,曹国8月下旬宣布,把以妻子和孩子名义投资的私募基金全部捐献给公益法人。

  胞弟敛财?

  曹国胞弟曹某以熊东学院名下地皮为担保举债,熊东学院因而被怀疑是曹家的敛财工具。

  熊东学院位于庆尚南道,曹国的已故父亲和母亲先后出任理事长。

  曹弟夫妇2006年和2017年与熊东学院进行的工程款债权诉讼中,两次胜诉获得100亿韩元(6000万元真人街机捕鱼币)债权。有人质疑,熊东学院在诉讼中未加辩论就败诉,这是在与曹弟打假官司,实际目的是挪用法人财产。

  曹弟还被控在聘用熊东学院教师的过程中,接受两名求职者家长各1亿韩元(60万元真人街机捕鱼币)好处费。

  检方在调查曹弟与熊东学院打假官司和录用开小灶案件中发现曹弟有毁灭证据之虞,10月4日针对曹弟提请批捕。

  为撇清与熊东学院丑闻的关系,曹国8月下旬宣布他的家人辞去学院所有职务,包括母亲不再出任学院理事长。他说,熊东学院将召开理事会会议,以讨论由国家还是公益财团接手运营。

  总统道歉

  文在寅10月14日对曹国离职表示遗憾。他在与青瓦台高级官员每周例会上说:“我对(任命曹国)触发许多矛盾表示抱歉。”

  围绕曹国的争议近段时间对韩国舆论界影响不小。韩联社9月报道,那时候反对曹国任命的舆论占上风、在野党批评声音不断、检方持续调查曹国家人,在这种情况下,曹国依然就任法务部长官将引发轩然大波。

  首尔市中心10月3日和9日先后爆发集会,要求曹国辞去法务部长官职务。韩国媒体9日报道,当天集会由多个保守派团体发起,从中午开始,持续到深夜,数万人聚集在市中心光化门广场,表达对曹国留任的不满。最大在野党自由韩国党党首黄教安参加了集会。

  民意调查机构“真实计量器”10月7日发布民调,文在寅施政支持率降至44.4%,创下2017年5月就任以来新低。在“真实计量器”看来,曹国所涉丑闻拖累文在寅支持率。

  据韩联社统计,韩国主要报纸10月15日无一例外地在头条新闻中报道曹国前一天辞职的消息。《朝鲜日报》的标题是《韩法务部长官辞职重创文在寅领导力》,《韩国经济》的标题是《舆论分裂66天法务部长官曹国请辞》。

  “真实计量器”17日再度发布民调,显示文在寅支持率有所回升。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